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换个爹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结局

重生换个爹 无攸1 4307 2021-05-03 19:22

  

  而沈致渊许是常年疲于工作,在儿子成年后便撒手人寰,死前让沈悦将她与温婉葬在合欢树下,不要立碑,他不希望任何人插足他们之间。

时光如丝,斗转星移。

一双沧桑的眼睛猛地睁开。

窗外传来不悦的催促声,叫嚣烦人得很“大小姐,快点起床,你不起床,夫人要生气了。”

温婉慢悠悠的坐起身子,正欲呵斥,恍惚间看着四周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半新半旧的家具,窗前的菱花镜前还插着一株腊梅,窗外依稀可见大雪纷飞,以及屋内廉价的檀香。

这一切都让呆愣了了很久。

“大小姐,大小姐!起床了!”窗外叽叽喳喳的声音又念叨起来。

温婉莞尔一笑,不觉得闹心,反倒有些痴迷。

窗外又传来丫鬟的嘀咕声“真是有娘生没娘养,你看二小姐也没比大小姐小几个月,结果二小姐知书达理的,仅仅九岁,便已经熟读四书五经,再看看大小姐呢,除了打架斗殴什么都不会!”

旁边一丫鬟接话道“昨日,大小姐不还打翻了夫人的花瓶呢,也就夫人性子好,若是其他人早就处罚人了!”

“哎,别说了,小心大小姐听见,又要发火了,到时候偷跑出去,还不是我们出去找吗?这么冷的天,谁想出去啊。”

“是啊,冬至就该在屋里烤火,冷死个人了!”

……

温婉瞧着小小的手掌心,眼睛猛地一亮,昏暗的眼眸绽放出明亮的光彩,仿佛是画龙点睛,那清秀的面容瞬间因为这双眼睛,而夺目亮眼,

她回来了吗?她真的回来了吗?

鞋子都来不及穿,猛地跳下床,推开门便往外冲出去,她要去验证这一切!门口站立的两丫鬟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撞倒在地上,在那里咿呀咿呀的呻吟着。

温婉却已经头也不回的跑了,熟悉的墙角,轻车熟路的翻墙出了门。

冰冷的寒风吹散了身上仅有的温府,温婉终于想起了一切。

是了是了,那一年,她就是在冬至的时候就是听到丫鬟们的话,气得受不了,所以偷跑出去散心,然后就遇到了沈致渊!

沈致渊!沈致渊!

温婉赤着双脚,在雪地里漫无目的的寻找着,此时下着大雪,街上都没有什么人,要不然看着温婉不修边幅的模样,指不定还以为是哪来的小乞丐呢。

突然,一道稚嫩而冷冽的声音传来。

“姑娘,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温婉抬头,突然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以前经常与沈致渊私会的地方,这里是城郊处,都是一些落魄的贫苦弟子居住的地方。

而破破烂烂大门处站着的少年,则是那么的熟悉而遥远。

温婉轻笑道“你又不认识我,干嘛叫我喝茶,不会是对我有所图谋吧。”

她记得,那时候她就是这样回复他的。

而他会说,我看姑娘有些面善,总觉得像是我一直等候的那人。

少年如期说出这些话“我看姑娘有些面善,总觉得像是我一直等候的那人。”

温婉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冒了出来,她终于找到只属于她的少年郎了吗?

“你怕不是故意想搭讪我!”

少年涨红了脸,急忙摇摇头,从出生以来,每年的冬至他就喜欢站在门前,爹娘在世的时候总喜欢问他,他在等什么人。可他也不知道他在等谁,后来爹娘去世后,他还是保持着这个习惯。悠悠书盟

“我没有说谎!”少年突然指着温婉狼狈的模样,炸毛道“何况,你这副模样谁能看得上眼?”

温婉痛快的笑了起来,一模一样呢,她真的回来了,老天爷到底给了她机会,不枉她救了那么多人。

“那你让我进去啊,想冻死我啊!”一如既往的骄横跋扈。

少年有些不满“女孩子说话不要那么粗鲁,不好。”

“我不懂,我没娘,没人教我这些。”温婉仰起头。

“那我教你!”少年爽快道。

“好啊,你自己说的,可不要反悔!”温婉握住少年牵过来的手。

……

数年后,当温婉发现朝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在合欢树下轻轻的吻着她的眉心,而不是嘴唇时,猛地怔住了。

因为前世的沈致渊以前最爱亲吻她的嘴唇,可被她呵斥过,说白日不能亲嘴巴因为懒得涂口脂,只准晚上亲后,那人便最喜欢一边抱着她,一边亲吻她的眉心。

而这辈子,她从未和他说过这话,可他的习惯却是像极了他。

温婉不知道是笑还是哭,原来不是她找到他,而是他找到了她,她以为的前世其实是今生……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他那般冷漠的人会主动与她说话,而且还说她像极了他要等一直要等的那个人。以前还觉得是她天资不凡,所以引得他搭讪。

可如今看来,她找的人从来都是他,一直未变……

温婉抬起头,猛地攥住那微凉的唇瓣,恶狠狠的撕咬着,像是要把男人吞入腹中似的。

沈致渊微微蹙眉,任由温婉作乱,直到她有气无力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方才摸了摸有些刺痛的嘴唇。

轻笑道“你不是懒得涂口脂吗?”

温婉仰头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懒得涂,我又没和你说过。”

沈致渊一怔,竟是陷入了沉思,好像婉婉是没说过这样的话,那他只怎么知道的?秋寒那丫头说的?不对啊,秋寒不会和他说这样的话。

男人的沉思,让温婉越发开心,娇笑着在男人的耳畔诉说着动人的情话。

“沈致渊,我好爱你……”

沈致渊眸色微暗,随后拿起一册许久未曾翻动过的书,冷声道“别想勾引我,昨日便说了,你若是不说清楚为什么接近凤嘉柔温婉那些人,为什么对秦云舒纳兰明月那几个疯丫头那么好,不说明缘由,你就别想碰我!”

温婉嘴角一抽“说得我求你恩宠似的。”

沈致渊脸色一黑,一把捞住温婉的腰肢,恨恨的咬着她的耳朵“是吗?”

温婉只觉得心痒痒的,被咬得全身发软,拍开身上作乱的大手,气呼呼的骂道“沈致渊,你这是白日宣淫!你像哪门子的读书人!”

沈致渊抿嘴轻笑“你不喜欢?”

温婉回眸一笑百媚生,化被动为主动,将男人扑倒在合欢树下,淡紫色的花儿飘然落入,衬着不远处的竹林更是美如仙境。

“爱极了!”

“有多爱?”

“爱得生死不知。”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