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网游之王者再战

1805 脉动

网游之王者再战 遗忘之志 6050 2021-05-03 13:52

  

  “那应该是风元素之泉的余波。”

已经被段青等人七手八脚地抬到了休息室内,属于薇尔莉特的虚弱声音也在他们的耳边渐渐响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才的‘风墙’恐怕就是风元素之泉的能量压缩释放之后的结果,好在波及面涉及到了所有的空间范围,没有集中到我们现在的位置,所以威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但那也已经够可怕的了。”手上凝聚着治疗魔法的光芒,双手举在对方胸前的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我们现在站在近乎十德里的高空,距离那个神山也很远,但还是差一点被这股余波击坠呢。”

“只要有我在,这种波动就不可能打得中我们。”嘴角依旧噙着淡淡的微笑,薇尔莉特此时已经躺在了雪灵幻冰先前一直躺坐的那张石床上:“只不过……想要维持那些产生虚空裂痕的魔法符文不被风压冲坏,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就是了。”

“……不能让我来分担一些么?”

“若是将我先前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全部领悟得当,或许你还可以帮得上我的忙。”

喘息的感觉稍微平息了几分,属于薇尔莉特的声音也再度在段青与雪灵幻冰两个人的耳边响起:“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时间上恐怕有些来不及了吧。”

“时间。”重复了一遍这个令人神经紧张的词汇,雪灵幻冰皱着眉头转头望向了段青的脸:“刚才的那些系统提示……那些东西,你应该也听到了吧?”

“我猜那个7200,应该指的是7200秒。”点了点自己的头,段青转而将自己的目光望向了门外的黑暗:“总不可能是7200分钟吧?那给我们的机会也太大了。”

“也就是两个小时吗?”感受着门内门外依旧隐约传来的剧烈震颤感觉,雪灵幻冰再度抛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两个小时之后会发生什么?”

“模式的转换究竟是怎么回事?”同样显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段青的沉吟之声也向着薇尔莉特所在的方向响起:“那个所谓的风元素之泉,难道还有多种模式的转换?”

“那东西难道也是某种人工造物吗?”

细碎的敲打声在几个人的耳边依稀响起,那是被狂风卷到了高空中的浮空岛风沙与瓦砾敲打在塔身上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沐浴在治疗光芒中的大魔法师随后也再度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眼中也充满了某种奇异的光芒:“那应该是……发生在千年之前的故事了,当时的魔法帝国还没有统治这个时代,自由大陆和风之大陆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彻底分离,奇迹之桥的管理也一直纳在魔法部的范围之下……”

“风之大陆的罗德里克王朝麾下秘密组织的魔法研究室,在南方发现了元素之泉的存在。”

她说着这样的话,视线也向着塔外的高山轮廓所应该存在的方向望去:“为了将元素之泉的力量纳为己有,罗德里克王朝隐瞒了这个发现,并在魔法研究室的帮助下,将王朝设计的能量吸收装置与传送装置覆盖在了元素之泉上。”

“吸收装置和传送装置?”脑海中莫名其妙地闪过了先前曾经在风之遗迹里见过的那些奇怪的风柱与地下实验室里的圆环管线,雪灵幻冰猛然抬起了自己的头:“那些都是王朝建成的?它们真的有这样的科技实力,夺取一整座元素之泉的控制权?”

“比起之后的魔法帝国,罗德里克王朝的魔法科技实力自然是无法相比的。”薇尔莉特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在当时,他们的文明与魔法知识已经进化到了世界的前沿,并且——”

“无法用魔法技术解决的东西,他们可以靠着数量来解决。”

手中勾勒出了一阵阵的魔法光辉,薇尔莉特随后也像是先前教导段青上课一样开始了声色俱全的讲解:“单靠一件装备、一套设施来控制住元素之泉的力量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若是使用一整套装备和设施,将控制力遍布在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自然也就有了成为真实的可能。”

“地脉。”一直维持着治疗魔法的光芒,段青的口中突然跳出了这两个字:“风元素之泉是整个世界风元素的汇聚地,自然也就汇聚着大量地脉的魔法能量,所以只要想办法将每一条地脉都纳入管理当中……”

“没错,这就是你们所见到的那些地下遗迹的真相。”勾勒出来的魔法线条在空中逐渐汇聚在了一起,薇尔莉特笑着肯定道:“至少在当时,他们应该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成果,将风元素之泉变成了自己王国的一部分。”

“而这也是神山的前身。”

讲解用的魔法线条在空中汇聚成为一座耸入云霄的高山,薇尔莉特挥了挥自己的手:“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样的事,一切都是娜希娅的记忆遗留给我的,考虑到她可能隐藏的身份和后来帮助我们的那些人……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那位娜希娅小姐,果然与曾经的罗德里克王朝有着某种紧密的关联么。”点了点自己的头,雪灵幻冰转身望向了不远处的控制台方向:“而这也是那位达兰洛塔阁下如此不遗余力帮助我们的理由?”

“更详细的身世与联系,以及他们之间的故事,我们还得等那些当事人自己来讲述,当然——不是现在。”转了转自己的面庞,段青的双手一如他此时的脸色一样沉静:“有关那条提示以及它背后的意义,我们现在大致了解了,现在需要注重更为实际的问题。”

“一旦它的模式转换完成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不知道。”

脸上摆出了无辜的表情,支起了上半身的薇尔莉特摊了摊自己的双手:“娜希娅提供给我的信息就这么多,天知道下一次会借由什么样的契机来告诉我更多的事情,有关那套覆盖在风元素之泉上的整套古代系统的用途,以及现在的神山究竟可以控制利用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也无法告诉你们。”

“但是身为紫罗兰之主,已经数度死去并重生的大魔法师,我可以用我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来判断。”望着眼前的两个人各自沉默不语的模样,这位大魔法师的脸上也再次绽放出了特有的成熟笑容:“连接了整个大陆地脉,并且将能量尽数收集起来的元素之泉,无论任何世界的任何魔法技术都无法承受,所以他们只能选择释放的方式来解决和处理,以防止控制设备和装置出现过载的现象。”

“先前的三道能量的释放效果,你们应该也看到了。”说到这里的薇尔莉特指了指塔外的高空:“神山应该会在这段平稳期里陷入沉默,然后在一段时间之后进行重新开始释放多余的能量。”

“若不是你们先前破坏掉了一条地脉,将他们的‘血管’割掉了一根,这个‘心脏’迈动的间隔说不定会变得更短呢。”

用力地将眼前的治疗魔法能量驱散到了一旁,这位大魔法师强行撑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当然,这个结论不一定准确,两个小时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我本人也无法确定。”

“你们最好趁着这段宝贵的时间好好准备一下。”推开了段青想要搀扶她的手臂,薇尔莉特头也不回地向着门外的塔顶方向走去:“至于是准备承受下一次的冲击,还是趁着这段时间突击进入神山的范围——那就取决于你们的决断了。”

“不管是哪一条路,听起来都有些不怎么好走啊。”伸手按住了灰袍的魔法师想要冲上去的身体,雪灵幻冰对着段青摇头劝慰道:“好在现在还没有什么威胁可以降临到上万米的高空,我们至少还有自主选择的余力。”

“我可不认为我们的余力,可以比得过薇尔莉特的力量。”脸上终究还是露出了一抹苦笑,目送着前方那名大魔法师蹒跚离去的段青负着双手发出了一声叹息:“我本人大概也很难使用自己的想法和选择,左右这座岛上所有人的命运。”

“把现状交待下去,然后——集思广益吧。”

*******************************

“这还有什么好提意见的?又不能直接从这个地方跳下去。”

一段时间之后的浮空岛中央,顶着强风艰难移动到高塔之内的最后一名岛上的族民将沉重的石门紧紧地关上了,因为眼前拥挤的景象而面面相觑的他们随后也走入了同样躲在这里的其他同胞的身影让出的部分挤占空间,耳边也传来了其中一部分还在相互激烈讨论的声音:“撤退是不可能撤退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撤退的,都已经快要到嘴里的羊肉,凭什么让我们给吐出来?”

“没错,我也主张继续前进,反正都已经离家这么远了,既没有后退的退路,也没有后退的道理。”

“我们那苏族本就孑然一身,我们不畏惧任何的挑战和牺牲,只要神使需要我们,我们完全可以充当冲锋的主力!”

“得了吧,还不是因为你们是最早跟随神使的部族,所以才敢这么随意说话?眼前的状况连神使大人都解决不了,她又为什么送你们去死?”

“现在的问题是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对眼前的状况有所帮助。”

抱着手臂站在盘旋楼梯的上方,负责主持这次大集会的段青俯视着眼前记在高塔大厅之内的圆形人群:“或者说你们之间有谁对那座高山了解一二,知晓一些其他人所不知晓的情报,现在都可以提供出来。”

“论岁月的长度和知识的广度,在场的没有人可以比得过神使大人吧。”沉着脸说出了这样的话,坐在角落里同样抱着双臂的苏尔图率先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们那苏族虽然也有一段悠久的历史,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也没有完全传承下来。”

“我知道那段故事,是叫做纳兹苏雷姆还是纳兹苏林姆来着?”同样站在这里的弥祀仰着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在我所知晓的故事中,曾经作为中央部族之一的那苏族,存在的历史可比壮祀族长得多呢。”

“既然神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那个什么古魔法时期,那各大部族的历史,应该也可以追溯到相同的地方才对。”端坐在角落里的鞑丽雅娜面色严肃地继续说道:“古魔法帝国都已经覆灭了将近一千年的时间,神山的来源自然也无法考据,现今存于神山上的那些居民,大多也都是后来被选为神选之人的那些草原上的新生部族。”

“也就是说——最早存在于神山上的人,也是古魔法帝国或者更早时期的遗民?”坐在鞑丽雅娜身后的阿达木也跟着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所以他们才敢称自己为‘神’么?”

“现在所掌握的情报里面,还无法确定这个可以控制整个风之大陆的巨大装置究竟是否可以被人为控制。”发出了一阵极具成熟气息的低笑,名为絮语流觞的女子挽着蓝色的长发从旋转台阶的下方站了起来:“我们可以使用排除法:如此强大的力量可以被人为控制的话,我们现在说不定早就已经被碾成齑粉了呢。”

“那就假设他们暂时不能控制这么强大的装置好了,我们又该怎么应对?”斜靠在上方石栏边缘的雪灵幻冰斜着眼睛望着对方:“难道你要自己出去挺身当肉盾?”

“挺身应对这种级别的冲击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大概需要我们拼尽全力,或许还有可能勉勉强强抵挡成功其中一次冲击。”将两个女人之间刚刚将要迸发的火花隔断开来,回答出这句话的是靠在圆形大厅角落里的剑北东:“先前提到的规律是两个小时对吧?现在应该只剩下一个半小时了才对……嘿,那就让我先活动活动筋骨,给大家身先士卒表演一下,如何?”

“先生。”

未等其他人各自表态,来自段青身后的暗语凝兰就带着一阵轻风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神使阁下召见。”

“似乎有新的谕令,想要通告大家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