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为聘:顾兄英年莫早逝

第291章 帝王篇(终)

  

  那个叫胡有为的小孩儿什么都不知道,咬舌自尽的男子也没救回来,线索基本断了,赵彻还是让大理寺的人继续暗中调查。

折腾完便到了傍晚时候,君越楼里的人几乎都散了个干净,不复之前的热闹。

从君越楼出来,赵彻直接去了太傅府。

最近他和沈儒修探讨事情挺多的,去太傅府也不会显得太奇怪。

今天来了几个考生登门拜访,沈儒修也才刚把他们送走,得知赵彻到来很是意外。

门守将赵彻他们引到书房,赵彻把今日在君越楼的所见所闻简单和沈儒修说了一下,沈柏这下子算是在瀚京扬名了,赵彻会跟恒德帝说给沈柏一些封赏,以后还要沈儒修好好教导。

沈儒修对沈柏说出来那些话也有点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欣慰,沈柏就算与他不够亲厚,至少脑子是聪明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也没有走偏。

赵彻跟沈儒修说了一会儿话,很自然的问沈柏回来没有,沈儒修没把沈柏看得多严实,这会儿也不知道沈柏在哪儿,正要召人过来问问,门守来禀,说沈柏被顾恒舟背回来了。

沈儒修和赵彻一起出去,果然看到顾恒舟背着沈柏走进前厅。

沈柏两只手还有膝盖都缠了纱布,眼睛有点肿,趴在顾恒舟背上睡得很香,看上去颇为狼狈,手里却还抓着一把糖葫芦和面人。

“这是怎么了?”

沈儒修问,顾恒舟替沈柏回答:“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已经去医馆看过了,不是很严重,太傅放心。”

沈柏这身份,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去医馆看病的。

沈儒修和赵彻心里都咯噔一下,不过没有表现出来,沈儒修和往常一样从容的说:“犬子莽撞,麻烦行远了,改日我一定带犬子登门道谢。”

沈儒修说得很客套,顾恒舟把沈柏放到椅子上,淡淡的说:“太傅不必客气,我与她既是同窗好友,遇到事情便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沈儒修又夸了顾恒舟几句,顾恒舟见天色不早了,请辞回家,赵彻也顺势说要回宫,沈儒修便没留两人,亲自将他们送出太傅府。

出了太傅府的大门,赵彻对顾恒舟说:“这里离大统领府还有点远,行远与我一同坐马车回去吧。”

顾恒舟没有拒绝,拱手道:“谢太子殿下。”

两人一起上车,马车晃晃悠悠的朝国公府的方向去,静默了一会儿,赵彻主动问:“沈柏今天哭了?”

“嗯。”顾恒舟应声,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她是好心想要帮那个小孩儿,却被人当众质问指责,觉得很委屈。”

这和赵彻预料的没什么不同,他点点头,问顾恒舟:“这件事,行远怎么看?”

顾恒舟如实说:“沈柏性子虽然有些顽劣,但本性纯良,只是年岁尚小,做事容易冲动,需要好好加以引导,如殿下今日所见,她天资聪颖,只要能拿捏分寸,日后必然能为昭陵和百姓做些事。”

顾恒舟的评价很中肯,赵彻满意的点头,说:“行远说得很对。”

顾恒舟并不擅长与人聊天,说到这里又没话了,马车里再度安静下来,快到国公府的时候,赵彻终于开口,说:“行远自入了校尉营,便很少与太学院的同窗一起,我还以为你更喜欢校尉营的人,没想到竟然与沈柏关系还如此融洽。”

赵彻这话听不出是支持顾恒舟和沈柏走的近还是反对。

顾恒舟犹豫了下,坦诚地说:“沈柏此人,不会让人讨厌。”

不止不会让人讨厌,很多时候还让人觉得挺讨喜的。

毕竟活泼热烈,像团暖阳一样的人,谁都是愿意靠近的。

能让顾恒舟说不让人讨厌,就算得上是喜欢了。

赵彻有点意外,随后带了笑,说:“她在宸淑宫出生,直到四岁才回太傅府,我也把她当成弟弟看待,不过我到底不能经常到宫外,行远既然不讨厌她,日后还请多留意、教导她,以免她走了歪路。”三九

沈柏刚进太学院的时候,赵彻就找顾恒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今天更为慎重,莫名有种他把沈柏托付给顾恒舟的感觉。

顾恒舟疑惑地看着赵彻,赵彻冲顾恒舟抱拳,说:“我先替她谢过行远。”

赵彻说到这个份儿上,顾恒舟没办法拒绝,抱拳回礼,算是应下。

马车很快到国公府,顾恒舟下车回家,赵彻没进去,直接坐马车回宫。

回到熠辰宫天已经全黑了,赵彻沐浴完出来,让小贝去内务府拿了一些上好的外伤药。

小贝现在眼力劲儿好些了,小声问:“殿下,这些药要送太傅府去吗?”

赵彻本来是要点头的,不知为何想起沈柏趴在顾恒舟背上睡得毫无防备的模样。

她摔伤了,伤得不重,大夫已经帮忙上过药了。

她哭过,因为委屈难过,但也已经被好好哄了安抚下来。

她好像……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依赖他了。

准确的说,不仅是不依赖,甚至还有点害怕。

沉默片刻,赵彻对小贝说:“不用了。”

赵彻现在的情绪越来越少外露,小贝不敢妄自揣测他的想法,连忙点头,转身要走又听见赵彻说:“给太傅府的例钱以后也不需要了。”

每个月十两银子虽然不多,经年累月下去也不是小数目,若是被人发现,恐怕难以说清楚,还是早早断绝的好。

小贝应下,等着赵彻其他吩咐,半晌之后,赵彻叹息着说:“下去吧。”

“是。”

小贝退下,莫名觉得太子殿下的模样看上去有点孤寂。

赵彻晚饭没吃几口便睡了。

然而躺在寝殿大床上,盯着头顶虚无的黑暗,他许久都没有睡意。

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知道,在这个平淡无奇的日子,他究竟做了什么样的决定。

他放弃了生命中最后的一点温暖,终究还是决定一个人步入黑暗。

他不知道,若干年后,如果他如愿登上帝位,那个人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拉着他的手说:“殿下,以后不要再丢下我啦。”

他很难过。

但这难过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独自一人才能舔舐。

(番外完)

新文《非分之念》已发布,还是在若初连载更新,明天正式开始更新,有兴趣的美人可以看一下。

新文简介:

很久之后,叶念被唐豫州压在暗巷的墙上。

唐豫州吐了个烟圈哑着声开口:“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火化了,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