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命由妖不由仙

第七十六章 暗手

我命由妖不由仙 流云飞渡 4842 2021-05-04 10:43

  

  碧波城和所有妖族的城市一样,并没有白昼黑夜的区别,唯一不同的是随着温度的变化而增多减少罢了,所以邦谍卫的秘密探寻并不容易,即使祈蛰动用了城里的数根暗线,依旧无法找到火焰山军的藏匿地点。

这藏匿的身份,自然是九天王安排的了,作为一支和碧波国作对的势力,在这般严密搜查下怎会冒头,真要被他们容易找到,这计也等于失败一半了。

他虽然不知道人族邦谍藏在城中何处,但是凭借着早已布置下去的眼线,很快掌握了城中几乎所有不正常的异象,当这些情报汇总到九天王手中的时候,很快,他便从当中找出了一则:

“玢园,三大管事之一,负责训练妾奴,管理侍女之管事钻风朱红羽失踪。”

九天王将这块竹简递到了万圣公主面前,示意道:“此事需要细查。”

“这是……我院子中的管事钻风啊!”万圣公主将竹简看了一遍,疑惑道:“你觉得此事有所蹊跷?”

“不知道,问问再说吧,”九天王点点头。

万圣公主经过一番来去之后,对于九天王的话倒是听得进去,她也将自己选出的三四条情报摘出,递于亲卫:“去,将这几件事的详情问过,再来回话。”

九天王笑而不语。

数个时辰之后,亲卫返回,将诸事逐一报来,这顺序自然是万圣公主的事情优先,九天王只是默默的听着,并不说话,直到最后方才说起了朱红羽失踪一事的来龙去脉——当九天王听完之后,忽然轻轻敲着几案,道:“几乎可以确定了,此事正和人族邦谍有关。”

“园中当时正在待客,无人知其何时离去,你如何断定?

“朱红羽在玢园虽然有些身份,但毕竟人族,在碧波城中出现定然会引人注意,而现在却无人知其动向,想来只有两种可能,”九天王缓缓道:“一种是她已经安排妥当,偷偷逃出,循着自己的计划逃遁——此举虽有可能,但却为何要选在这个关键时期,让人猜想不透,应该是有不得不冒险的理由,想起来便是找到了能够带他返回周地之人。”

万圣公主想了想,慢慢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最近商队都已经停了,单独的行人根本无法通过全真、红磷两位将军把守的关隘,定然不是。”

“那就只有第二种了,”九天王盯着万圣公主:“被人杀了。”

“谁敢?”听到朱红羽被杀,万圣公主顿时升起了股莫名怒气,并不是因为朱红羽有多重要,而是因为她是属于玢园的管事,等同于她麾下的人,颜面受损,自然怒火中烧。

“他们为什么不敢?”九天王眯起了眼睛:“这些人若是和周人派来的邦谍有关,报复于她呢,再或者,干脆就是邦谍所为呢?”

万圣公主忽然哑然,这时候她才终于想起了留在这里的目的,稍稍缓和片刻,她这才又复开口:“到底是和邦谍有关之人,还是邦谍自己所为?”

“我想应该是邦谍所为,若是有人仗着这里出现了三五邦谍便敢大肆妄为,那简直是被泥糊了心,自己送死!”九天王笑着道:“这里毕竟是碧波国都城,莫说普通邦谍,就是人族六天王来了也只能伏着,区区几个邦谍,何人会这般糊涂?”

“对啊,那这事儿定然是他们做的了!”万圣公主眉毛挑动,面上渐渐露出喜色:“不辜负我在这里受了这么多日的苦,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喜气洋洋的击了下掌,望着九天王:“如何才能让他们快些找到我们?”

“不用我们动手,他们自己会找来的,”九天王摊开手道:“我们现在也是逆贼,总不能满世界嚷嚷,等着他们来和我们联手,一起和太子作对吧?”

万圣公主站起来在屋里开始踱着圈子,点着头:“不错不错,那现在我们定然要找个法子让他们找到,但是又不能太明显了……不行,这样太明显了……嗯,这样也不行……”

万圣公主想了半响,都没找到个自己觉得有效的法子,忽然想到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问九天王,才一回头,便见他整个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在喝茶,顿时瞪起了眼睛:“喂,这不是你的事情么?枉费本公主替你想法,你自己却在偷懒!”

“偷懒,我哪里有?”九天王笑了起来,道:“办法早已经有了,那里还用去想?”

“嗯?”万圣公主嗖的一声便窜到了九天王身旁,兴冲冲道:“说来听听,怎么办?”

九天王也不卖关子,直接道:“这件事,怕还是要从你们玢园想法子才行,据我推测,里面定有人族藏在里面的邦谍,所以朱红羽才会被掳走……”

便在这段时间,九天王发现自己的灵智提升了很多,许多原来并不明白的事情,如今已是游刃有余,他知道这些都是大哥给予灵丹的功效,心中对六丑的感激又多了几分,更添忠心。

不光是九天王,其他六丑麾下小妖,便如黄风、灵感大王、寅将军特处士之辈,全都觉得自己聪明了很多,也都知晓这是大王的恩赐,心思不同,但是都对六丑升起了一股心意——就连六丑自己都没有想到,开启麾下妖将、妖族灵智,非但让他的士卒拥有了更强的战斗能力,更是稳固了他的地位,和他对麾下的控制。

便像是现在这种阳谋,对于九天王已轻而易举。

经过九天王的一番解释,万圣公主也才明白,自己园中被人族插入了邦谍,根据九天王的建议,她不至于现在便去动手,但是却下定了回头将整个玢园屠尽的心思——面对邦谍细作这种情形,妖族的办法永远比人族更加简单直接,而且行之有效。

有所怀疑,杀了便是!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就连天山遁屠诸,和邦谍卫祈蛰都不曾想到,因为六丑的出现,让妖族中多出了许多拥有和他们同等阴谋韬略之辈,往后的战争,再不是人族用计、用兵刃武器,妖族只是血肉相搏的局面了!

又过了两日,屠诸等人所藏身的储库中,祈蛰麾下一名邦谍满脸紧张的跑了进来。

“找到了,找到了!”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找到了?”屋里众人霍然全部站了起来,不光是普通邦谍随扈,就连祈蛰和屠诸的脸上都露出了些许喜色:“如何得知?”

“是、是……”邦谍飞快的抬眼扫了下屠诸,嘴里支吾着。

“但说无妨,反正我们也快要回去了,”祈蛰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将出来道:“屠诸将军也非外人,你大可名言,不必隐瞒。”

“是,是粉面儿姑娘送来的,”邦谍道:“她说,昨日有人在园中说,他原来的生意被人顶了一大笔钱财,对方是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陌生妖族——我赶过去正好看见了几个人,其中一人,身上穿的衣服正好和当初我们捡回来的布条相若,绝无错喽。”

“当真?”祈蛰大喜,他回头正想和屠诸说什么,但看见屠诸脸上的表情,跟着连声抱歉,解释道:“此事倒是我疏忽,忘记说了——当日我们派人去了商队被劫的之地,寻到那些被啃食的骨骸,便找到了一条挂在树枝上的布条,所用的材料便是种名为木棉的产物,而这种东西在火焰山有产,别处都无,所以才断定是那处的妖怪所为。”

“无妨,此等枝节,祈兄定了便是,”屠诸一笑带过,道:“既然能确定,那我们便按照计划行事,由你前去和火焰山匪妖谈谈,把这笔买卖定下来。”

“去倒是无妨,只是……”祈蛰顿了顿,忽然又将笑容堆得更盛了,道:“只是,和妖匪勾结行事,这件事需要和上面说说么?”

“不用了,”屠诸摇了摇头,道:“这些都是枝节,何必告诉他们?说句不见外的话,倘若他们不同意,那我们怎么办?倒不如干脆不说,直接将此事做了!”

“可上面怪罪下来,我等怎么担待啊?”祈蛰面露忧色。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天山遁遵循规矩处事?既然大王派我们来办事,便应该知道这个结果,”屠诸倒是直白,道:“只要能够成功行事,内中枝节纵然知道也只是末节,无人来管。”

“这句话倒也是……”祈蛰想了想,再度展颜,只是这次的笑容中再没有了半点勉强,而是满脸的绽放:“此事已经办得这般隐秘,十拿九稳,更别说还有大王准备的后手——那便请屠将军稍歇,我去去便是。”

“有劳。”屠诸略略拱手。

数个时辰之后,祈蛰带着须弥袋出现在了九天王和万圣公主买卖鱼干的洞窟门前,在经过简单的试探之后,他表明了自己的来意,立刻被早已久候的九天王迎了进去。

万圣公主和她的亲卫没有出现,全部隐在了暗处,看着九天王和这名人族邦谍的试探、反复、反复、再试探、表明身份、彼此威胁、最终妥协……这一系列的往来,让万圣公主对九天王的认知,第二次拔高!

她终于彻底意识到了自己和面前这个妖怪的不同之处:

作为妖,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