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紫阳剑帝

第166节 仗剑携美南域行

紫阳剑帝 松下听风 4555 2021-05-03 19:53

  

  “跟弟子我有什么关联?”庄依婷不解问道。

“梅逸才飞剑传书,所为的还是梅展鸿之死,梅家数个长老联手借机发难,想强逼他出头向金长老发难,要杀死梅展鸿的凶手;梅逸才问起能不能严厉处罚萧七,一则平熄梅家的怒火,二则顺手压压金卫阳风头”

庄依婷关心则乱,急道:

“梅师兄是死于妖魔之手,萧师兄没有任何的过错,金师叔初春离宗游历,趁他不在处罚他弟子,有失正大光明,师父你可千万别听师公的”

苏清音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

“为师当然不会听他的,我同金卫阳原本虽然是竞争对手,但如今我是烈阳峰主,大权在握,所有烈阳峰的修士,都可以算是我的下属和后辈门人,我自不会听了一个外人意见,处置自己的弟子!”

苏清音缓缓说来,神态不经意间露出了锋利峥嵘。

她有另一种意思不曾向亲传弟子表明,即烈阳峰内她能乾坤独断,根本不需理会别人要求,哪怕这个人和她在外挂着夫妻的名义。

金卫阳主修雷法,等他修为再进一步,甚至可以发动夺峰之战,离开烈阳峰,成为别的一峰之主。

金卫阳实力不及整个梅家,而梅家在仙莲剑宗的影响力远大于一个金卫阳。

苏清音在两个潜在的隐患中,其实她更用心提防着整个梅家。

“师父英明”庄依婷放下心来,笑嘻嘻道。

苏清音微一沉吟,道:

“不过也不能完全不加回应,为师准备把萧七给派个任务,叫他暂时离开烈焰峰,去南域历练,金长老和萧师侄都不在峰内,梅家几个长老也不好再无事生非,梅逸才也有推脱的借口。”

庄依婷一惊,“师父,你要派萧师兄去南域!那儿可不是个好地方,不利于他修行!”

南域,散落着无数微小的王国,有的国土仅仅百里左右,建一座单独的城堡,就号称国王者比比皆是。

整个南域是一片广阔贫瘠的地域,有些地方虽然是鱼米之乡,但却灵气稀薄,远远比不上仙莲剑宗的灵山福地。

还有的地方则是穷山恶水,尚有未开化山寨野人,有诸多修行旁门左道修士,其中不乏穷凶极恶之徒。

但南域也有它的价值,在南域某些荒凉之地的地底,却埋藏着高品阶的练器矿石,只是要采到矿石的机会并不大。

苏清音笑道:

“怎么,为师还没把你指配给他,你就开始时时为他谋划打算?南域不是个好地方,为师岂能不知,为师就是打算派他去那历练一下,南域也有亿万凡人,无数国度,那里是滚滚红尘,为师要看看他心性人品如何”

“你是我的宝贝徒弟,凭你的资质,加上我的帮助,不用百年时间,就能修至法相甚至追上为师,将来更是有远大前程,我可不能稀里糊涂让你找个双修伴侣”

俗话说得好,女怕嫁错郎,关系到自己大事时,庄依婷其实心底也隐隐有几分不安与担扰,“师父,萧师兄觉醒了玄武命魂,在秘境中又曾救过弟子,弟子相信他的品行”

苏清音似笑非笑斜睨弟子一眼:

“为师也相信他的品行,否则怎么能入我法眼,给他考验的机会?这小子修为进步神速,为人稳重,不图女色,金长老给他分派听令四个侍女,除了那个叫诗雨的外,另外三个至今仍是处子之身,这点倒是比一般男弟子稳得多。”

庄依婷一怔,清新可人的脸上微僵,愕然问道:“师父,你怎么连这也知道?”

苏清音伸出一只白皙润泽的手掌,嘴角扬起抹玩味笑意,得意扬扬道:

“为师是何等人,整个烈阳峰尽在我掌中,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为师早就洞若观火”

这世上有权势的男人三妻四妾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富家公子和自己的侍女有男女之实也是平常事,放到修士里,同样也有男子有多个双修伴侣。

在这种时代背景中苏清音也不觉得萧七同诗雨有何不妥。

“好了,沐凌你去传本座的命令,你就跟在他的身旁,听他命令,助他游历南域,红尘锻炼,斩邪除恶,稳固道心,回来之后再把游历的一切详细禀报,如果是个可造之才,本座把爱徒许配给他时,你能顺便跟过去当个伴!”

沐凌从旁走出,白皙的脸上露出些许绯红,对于苏清音的安排她很满意,早在萧七在秘境中救她之时,此女就对萧七有了好感。

“弟子谨尊峰主法旨!”

就在沐凌要告退时,苏清音望了眼爱徒,微微一笑道:

“千万别忘了,一定要试试他的双修的功夫!”

噗,沐凌脸上顿时刹时通红。

庄依婷亦是脸上羞红,娇嗔拉长音,道:“师父!”

苏清音理了下自己瀑布似的黑发,斜座在大椅上,那张仿佛集天地灵秀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徒儿,你可不能小看了这事,你修行火系道术,他修行水系道术,如果能水火交融那就万事大吉,两人能够互相借力。反之如果水火不容,那就大大的不妙了,我辈修士,选择伴侣时除了性情相投之外,还要有这层顾虑!”

“是,弟子一定不负峰主所托!”沐凌正色说道退出了大殿。

………………

烈阳峰,淼云小筑中,萧七接到沐凌代传的峰主命令,十分惊讶,愕然道:

“峰主叫我立刻南域游历?”

诗雨小声道:

“就不能再等几天,让我公家公子跟朋友们告个别。还有南域是个穷地方,我们可以先在峰内买点灵符、灵器等宝物,顺路贩卖到南域去,赚点灵石!”

沐凌白了诗雨一眼,道:

“诗雨姑娘,你不怕你家公子被峰主责罚,大可等上几天,多买点宝物。”

萧七想了下苏清音那逼人的威严,轻轻弹了下诗雨的小脑袋,训斥道:

“小财迷,光知道盯着那些蝇头小利。”

沐凌一笑催道:“那就出发吧!”

刚回峰还没有几天又要离开,彩蝶等三女十分不舍,但也只能目送三人离去,诗雨临近前不忘啰嗦叮嘱了一大堆,然后三人才连袂御风离峰而去。

去时正是上午,山雾消散,不少外门弟子在山崖间吐故纳新,修炼功法。

萧七在云头上低头瞧见一个身材消瘦的青衣少年弟子正孤伶伶傻座在山崖边发呆,与众多勤修苦练的弟子形成了鲜明对比,显得十分突兀不同。

诗雨眼尖,道:

“公子,那不是跟你一起入宗的田不苟吗,我听说他仅保留着内门弟子的名头,峰内供养福利全被剥夺,算是被放逐到了外门,没想到是真的,咱们要不要顺手帮帮他。”

萧七脸色有点冷峻,微一沉吟,然后淡淡说道:

“峰内自有法度,我不能随便动用自己的影响力,就算我帮他,也只能帮得了他一时,帮不了他一世,人都得靠自己,他也不例外!”

剑帝系统还曾给出一个激发田不苟斗志的分支任务,但萧七却无意在这些分支任务上耗费心血。

一个人自己内心没有强者之志,那就是一团烂泥,他人再用力,这团烂泥也上不了墙。

三人连袂的遁光,很快消失在仙莲山脉之外。

无弹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