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逆天体修

第一百三十一,金柱寺三宝

逆天体修 虾猪儿 7220 2021-04-08 14:39

  

  王四季他把衣服帽子收拾干净,这才走进禅堂。跪在老师的面前:“恩师一向可好,不肖弟子王四季给您叩头了,”

百炼金刚佛法宽和尚往下看了看,见真是王四季。

他们爷俩已经六七年没见着面了,法宽还真挺想他。

一看王四季形容憔悴,满面愁容,就猜到他的日子不舒心呐,不然的话能这般狼狈吗?

百炼金刚佛一摆手:“四季呀,免礼平身,一旁落座。”

“多谢恩师。”

王四季在旁边一坐是长吁短叹,大和尚就知道有事了。

法宽就问:“四季,你怎么来了,难道有什么事情不成?你那四位师兄现在何处?”

王四季赶紧站起,再次跪倒:“唉呀,师父啊,大事不好啦!”

王四季就把以往的事情讲说遍。最后他说到于化龙登台比武,一口气把四位师兄全都打伤了,现在四个人命在旦夕,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把他们护送回金柱寺,请师父定夺。

百炼金刚佛不听还罢了,闻听此言就激凌凌打了一个冷战。

法宽和尚睁大了双眼:“阿弥陀佛!!唉呀,我还以为这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结果事情反而还越闹越大了!就凭我这四个徒弟都各有不同绝艺在身,怎么能败在小辈于化龙之手?”

王四季就把比武的详情又将了一遍到:“这个于化龙,岁数不大本事不小,但是要说大师兄一身体修绝学,防御惊人,他想胜大师兄也是势比登天,怎奈他有神兵榜排名前十的宝剑神兵,湛卢宝剑,大师兄就是被他剑气所伤,剩下的三位就更别说了,虽然本事都不小,但是也不是他的对手。”

百炼金刚佛心乱如麻,赶紧从云床上下来,问王四季:“你四位师兄现在何处?”

“都在廊下。”

“赶紧抬了进来。”

王四季出去,唤手下把护寺的四大天王抬进禅堂,并排往地中央一故。

百炼金刚佛一看呐,金面天王了空,面如黄纸,嘴唇发青,眼凹深陷,都脱了相了。

再看那三个徒弟,一个个呲牙咧嘴,昏昏沉沉就好像死人一般。

百炼金刚佛一生当中,就这么几个宝贝徒弟,一看都变成了这样,真好像摘了他的心肝一样。

把百炼金刚佛气得连摇头带跺脚:“于化龙啊古英雄,你们欺人太甚,贫僧岂能与你们善要甘休”

王四季在旁边,一听心中暗喜呀。心想:我徒弟黄龙江这招还真灵了,你看把这四位往这一放,我师父就着急了,不然的话,想请他下山好比登天!

百炼金刚佛喊了一通之后,亲自给四个人验伤,一看这伤可够重的。

法宽他问王四季:“可曾用药?”

“都用过最好的止血丹和止疼药。”

百炼金刚佛点点头:“嗯,还得继续调治,来人,把他们安顿下来,好好照看。”说完了,他平下心,静下气,取过文房四宝,略加思索,开了药方,然后派人按方抓药,给四个人用下去。

百炼金刚佛把这事办完,然后问王四季:“孩子,你可要跟我讲实话,不准说假,究竟这件事情怨谁?你有理就是有理,没理就是没理,可不准欺骗为师。”

“这......”王四季心想:我哪来的理呀,这要凭良心说根本不怪人家古英雄,是我自己想要霸占多宝山不成,引来的后果,可是要实话实说,师父肯定不管哪!唉,事到现在,只好把良心往胳肢窝一夹,信口胡诌了。

想到这儿,王四季装着非常真诚的样子:“师父,方才我说的都是实情,我怎敢欺骗恩师?上有天,下有地,中间有良心,咱能屈赖好人吗?您要问究竟谁是谁非,还是那句话,就怪古英雄。就因为他外君子内小人,就想压倒别人,好显示他的厉害。

十多年前他帮着贺家庄欺压我,夺了我的多宝山;十多年后的今天,接二连三又打伤了我们这么多人。

师父,就是有怨我们之处,能都怨我们吗?难道说古英雄都对吗?

师父您就不必问了,现在摆在咱眼前的就是两条道。

一是忍气吞声,咱们挨打就算白挨了,把脑袋一夹,躲起来就得了,就算怕了古英雄;

另外一条道,就得出气雪恨。人为一口气,佛为一炷香,这口气要出不来,我们枉披一张人皮!不知我说得对不对,望师父三思。”

百炼金刚佛一听,王四季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单个巴掌拍不响,事从两来,莫怪一方。难道古英雄都是对吗?

就拿这件事来说,于化龙是何许人也?不问青红皂白赶到比武台,一口气打伤我四个徒弟,而且打得这么惨,我这当师父的,要是连个面都不露,岂不让人说我无情无义,贪生怕死,惧怕古英雄吗?

往后在江湖之上我怎么抬头?想到这儿,他打定主意:我是非去不可了!我要会会那个于化龙。

见着古英雄我要问问他,看他如何对我解释。

想罢多时,百炼金刚佛他对王四季道:“行了,别说了,为师已打定主意,明日咱就下山!”

王四季一听就是喜出望外:“师父大发慈怀,您这么做,就对了。大伙儿都两眼望穿了,就等着您老人家给咱做主呢。”

王四季这高兴劲儿就甭提了,几十岁的人还掉了几滴眼泪。

百炼金刚佛一看,心里面下意识的就更相信他了。

吃过了晚饭之后,百炼金刚佛坐到禅堂又仔细分析了这件事。

他想:这次我去有两种设想,一是取胜,战败古英雄,战败于化龙,让他们服输认罪,我把这口气顺过来,这是最好的结果。但是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呢?他心中可没有底呀。

第二条路那就是大败而回,重蹈覆撒,走王四季和四个徒儿这条老路,不是受伤就是挨打,到时候身败名裂而回。

若真是这样怎么办?下一步我怎样安排呢!左思右想,心说:凭着自己的实力,恐怕没把握,得请几个帮忙的。

他忽然想起两个最好的朋友,他们住在二老庄两位朋友。

头位就是“血手飞廉”陈宇;第二位叫“碧血丹珠”金少武。

要有这二位给我帮忙,漫说古英雄啊,就是他师傅天池老人出面我也不惧!

可是又一想,这两位都是世外的高人,早已不问世事,能不能帮忙,很难说。

又一想,张嘴三分利,请请看,哪怕请来一个呢,也比我自己胜强百倍呀!

想到这儿,他提起笔给二老庄这俩人写了封信,言词非常恳切:“请二位赶奔天堂城帮兵助阵”,同时约会好了,下月中旬在杭州黄家庄不见不散。

写完了,他看了看词句均合适,没有遗漏之处,这才把印盖上,装到信封里封好,派了两个小和尚连夜就出发,赶奔二老庄,把这封信必须亲手交与二老。小和尚领命出发。

他把小和尚打发走了,心多少放宽了点儿。这时候他也有些乏累了,老和尚这才休息。

这天晚上他也没睡好,噩梦连着噩梦。一会儿脚驾祥云;一会儿漫游大海;一会儿又走到沙漠,两条腿陷到沙子里拔也拔不出来......

第二天早晨起来觉得精神恍惚,头重脚轻。

这时王四季从外边进来了:“师父,您什么时候起身?我可都准备好了。”

“稍候片刻,待我取几件东西。”

百炼金刚佛起身奔后宅,王四季随着,就到了大和尚的密室。

他还有个专门的小屋,是搁他心爱之物的,门上有个大锁。百炼金刚佛把锁打开,推门到了屋里。

这里面放置的除了铁箱子就是檀木柜。他把柜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三件东西来,把这三个包往柜益上一放,凝视半晌,脸上露出了笑容。

王四季不明白怎么回事,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师父您为何发笑,这三个包里装的是什么?”

“呵呵,孩子,你跟随为师多年,都不曾看见我使用过这三件宝物吧。

只因为师早已断了人间烟火,一心向佛,不贪恋红尘,因此我把这三件宝物封存起来,屈指一算,已经五十二年没有动用了。

如今为你,为了你四位师兄,为师要跟那古英雄和于化龙等人决一死战,不利用这三宝,万难取胜,我这才把他们拿出来,你也开开眼吧。”说着话他把头一个包打开了。

王四季一看呐,里边包着套衣裳,这套衣服与众不同。闪闪地有点冒金星,颜色有点发黑,好像连脚裤。就像小孩穿的那连衣裤,衣服和裤子、脚连在一起的。

王四季好奇地问道:“师父,这是什么衣服?”

“孩子,这套衣服叫“八岐甲’,乃是一只有着相柳血脉的八岐大蛇,想当初被你祖师爷在海外遇到,大战一场,最后把他的一个头给砍下。

这是八岐大蛇最毒的一个头,把皮扒下来,经过泡制,做了这么一身宝甲。

孩子,这身宝甲要穿到身上,善避刀枪,就是宝刀宝剑也进不了身呐!你不是说于化龙有湛卢剑吗,到时候也休想近身。

另外你知道吗?这宝甲还有一样好处,你就是什么拳、什么脚想要把它打透,好比登天!我要穿上它,谁也休想把我打动。

这还不说,他不打上我,是他的便宜,只要他一碰上这宝甲,他就得中毒!打得越重,使得劲越大,中毒也就越厉害,毒气归心,三天后必死!”

王四季目瞪口呆:“啊?这可真是稀世的珍宝哇!师父,您从来可都没跟我说过。您要是穿上这身八岐宝甲,那您是纵横天下,没有对手了?”

百炼金刚佛微微一笑:“话也不能这么说。这宝甲平日不能在身上穿着,因为它本身毒性太大。

在穿以前,我先得用药把毒气给避住,使用完了马上就得脱掉,不脱的话,药劲一散开,我也好不了,所以这玩艺儿能不用就不用。至于你说的纵横天下,没有对手这话我可不敢说。”

王四季点头:“噢,徒儿明白。”

百炼金刚佛伸手又把第二个包拿过来,王四季一看,是个皮兜子,鼓鼓囊囊,外头露着雪白的链子。

百炼金刚佛一伸手,拽出

对链子飞锤,这锤的个不大,但是造形非常独特,就好像小孩脑袋似的,有鼻子、眼睛、眉毛、嘴、牙齿、耳朵,那头发都是五金制造的,拢到一块儿有环子,拿链子一挂。看那链子一边挂着一个小人头。

这玩艺儿瞅着可怪新鲜的,王四季纳闷就问:“师父,这叫什么玩艺儿?”

“哈哈哈,这东西叫‘五毒瘟癀人面锤’。”

“噢,‘五毒瘟癀人面锤’,那它的奥妙在何处?”

“你有个师爷酷爱机关之术,这就是你这个师爷制造的。你没看见吗?这个小脑袋跟人头一样,有五官有七窍,这里边都有机关埋伏。看着嘴没有?都闭着呢,我要用它的时候,一运内力,这嘴一张,打出‘子午问心钉’,专打体修,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逃脱呀!不过这玩艺儿只能使用一一回,第二回就不能使用了。如今这两个嘴里就含有两颗问心钉。为师这么些年从来就没使用过,今天把它带上以防万一。”

“对了,师父您带着吧,古英雄的手下还有一个叫迟宇申的,一身体修功夫也是一绝,到时候都给他们使上。”

王四季听完是心花怒放,心说:我师父真有心眼儿,我是他徒弟,跟他学艺这么多年,他老人家是守口如瓶,从来就没跟我说过。

这时候百炼金刚佛又把第三个包裹打开了。

王四季一看这包没什么新鲜的,是个小盒,把小盒打开,里边一包一包的全是药面儿,但是这个药面儿和别的药面不同,颜色发金黄色,好像细沙子。

王四季就问:“师父,这是什么?”

“要讲这三件宝物之中最厉害的就是它!你不要小看了,这种东西是你师爷留给我的镇寺之宝,名字叫‘闭血沙’”

“闭血沙?这玩艺儿有什么用?”

“那用场可大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