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踏破荒古

第二百八十二章 虚与实(二)

踏破荒古 大黑泥鳅 5366 2021-04-08 15:14

  

  林洛几人并没有多着急赶路,就是这般如散步般向那片漂浮的大陆赶去。

林洛之所以选择这里,完全是因为在那历练之地,那妖皇虚影曾说过,“跨越时间长河终于相见。”

这句话包含了太多的含义,他认为那里肯定不简单,应该还会有什么需要他去探索。

另外,这地方到处透着诡异,小乌龟变得更加沉默,下巴都快被搓掉一层皮,但怎么也想不明白,“小林子,你说这妖皇殿先后出现三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个是虚,哪个又是实?”

林洛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越是诡异,往往真相就越简单,这里的一切肯定不是妖皇所为就是,那白衣人也说过,这里的一切皆都是由回归的两大妖将所为,所以怕即便是妖皇对这一切也不是太清楚。

况且还有一点,那就是大家都以为这次出现的地方应该是毕方一族的祖地,可不曾想,却是出现在了这里,看这景象,定是妖皇所生活的地方,但毕方一族又在何处?

小乌龟终于把摸下巴的手放下,“小林子,小爷觉得之前我所分析的不对,这两大妖将并不是妖皇让回来的,他们自行离开了战场也说不定,你说呢?”

林洛抬头看那座大陆,“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倒是这漂浮的大陆到底是虚是实?”

小乌龟重又摸着下巴,沉声道:“虚实难辨,小爷真不知那两大妖将到底想要做什么?”

足有小半天,一行人才是到了大陆的跟前,此时,那些率先到此的修士,全部都站立当场,抬头望向大陆。

董英勇挑衅道:“这是怕了吗?”

根本没人理会他,倒是那白衣人扭头看向林洛,而后伸手指向大陆。

顺着手指方向望去,一道身影盘膝而坐大陆边缘,身影一动不动,像是把守这大陆的守门人。

妖族七人聚在一起不知在商量着什么,但看他们时不时的向着大陆望去,应是在探讨上去的利弊。

凤九赤裸双脚,微微一笑,“就由我来做这第一人。”

但见其背负双手,抬脚踏出,犹如散步般,这就奇快无比的奔向大陆。

这漂浮的大陆一根根藤蔓垂落,董英勇学着小乌龟摸着下巴道:“你说这片大陆怎滴就能漂浮起来呢?”

小乌龟白一眼董英勇,“你可知这里是妖皇的道场,一切不可能都有可能。”

董英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众人皆都抬头看向凤九,但见其背负双手却是立于那道身影跟前一动不动。

那妖族的七人也终于动了,全部直奔大陆而去。

可结果如凤九一般,亦是全部立于那身影跟前。

接二连三的有人上去,全都与先前之人一般。

小乌龟询问般的看向林洛,“小林子,小心这里有诈,别忘了,千年时间,妖族多少族人来到这里都无法回归。”

林洛不为所动,其它那些被封印在祖地的十大妖将后人全都奔至纯灵气而去,为的就是支撑生命,寄希望于有一天能够重见天日,可这里明显没有任何种族出现,那毕方一族在那里也无人知道,他总觉得这里的一切并不简单,那回归的两大妖将,其中有一位修为已至准帝尊,而且他可是出自这毕方一族,没了妖皇的妖族,就数他战力最高,想要如何安排绝对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问题到底出现在了哪里?”

林洛总感觉理清了头绪,但又觉得隔着一层薄纱,抬头再看一眼虚空,这就抬腿向着氐人族女子而去。

“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番。”

氐人族的女子本也是在观望虚空,林洛如此突兀的问话,让其皱起了眉头,一脸冷冽的看着林洛,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在其周身又是出现了一圈圈水汽,将其整个身体罩住。

林洛也不管这女子答不答应,回不回答,直接了当道:“妖王出自哪一族?”

氐人族的女子眉头皱的更很,小乌龟瞪着一双绿豆眼,嘟囔道:“这小子真是不要命了,还主动招惹人家,这是起了坏心思?”

“不知道,”氐人族女子冷道。

林洛点点头,转身离去,但听这女子又主动说道:“妖王应是活了无尽岁月,且一直在闭关,之前无人见过其真面目,一切命令都是由一位狸族的女子传达,一千多年前,妖王踏入圣境才得以出关。”

“谢谢!”

氐人族女子脸上冷意不减,“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你。”

林洛未作搭理,对连奇等人说道:“我要上去看看。”

说完,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了那身影跟前。

准确来说,这是一位老者,一身灰衣虽不沾染一丝灰尘,但在其上却布满了岁月痕迹,甚至微风吹过,那衣裳都是开始自行脱落。

这老者双目紧闭,身上没有一丝生命波动,但能明显听到其心脏跳动的声音。

再观看这些立于虚空的修士,双眼都是微闭,脸上表情不一,亦是变换不定,时而微笑,时而皱眉。

再次看向老者竟是抬起头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眸,其内犹如漫天星辰,又如深渊,林洛但觉脑海内‘轰’的一声,再次出现已是站在了这片大陆上。

这片大陆与之前见到的如出一辙,但他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甚至那数不尽的灵花仙草上都是有露水滴落,他敢保证,这些全部都是真实存在的,伸手去触碰,可手却是直接穿透而过,“这些灵花仙草真实存在,可我却只是一道虚影。”

再次向前行去,又是到了那座山崖前,三道虚幻身影站在崖前,这三人他都认识,有凤九、白衣人,还有氐人族的女子,这三人无一例外,全部微闭双眼,像是在感悟。

山崖上依旧插着无数的兵器,自这些兵器上所散发出的威压,不知比之前要强盛多少倍,且明显的,在这些兵器中间,一圆形物体自行悬浮,这物体晶莹剔透,其上散发出一道道祥和光芒,与这些兵器截然相反。

“这便是妖皇要送给他妻子的礼物吗?”

林洛也微闭双眼去感悟这一切,这山崖又是变换,一道道虚影出现,一场场大战异常激烈,林洛知道,这些都是妖皇踏遍荒古强行寻兵器时的大战,这些大战功法奇特,仔细观摩确实能够感悟不少。

其中一场大战,林洛异常关注,这是妖皇与一中年男子之间的大战,大战亦是激烈异常,在这场大战中,林洛看到了一把长弓,长弓之上金光弥漫,甚至威压都已透出映像。

“这是秦家的长弓,”林洛很快做出判断。

长弓出现的那一刻,整片天空都是出现异象,当时的妖皇似乎也不敢托大,一座青铜宫殿自虚空中出现,其上亦是威压连连,一根羽箭射出,青铜宫殿飞向羽箭,没有声响,但羽箭消失,而宫殿一角却是出现了裂纹。

不等弓箭射出第二箭,宫殿已是撞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应接不暇,双方又是大战在了一起。

最后,妖皇独自立于虚空,其手中却是抓着那把长弓。

“原来秦家被灭族,完全是因为这长弓被妖皇夺了去。”

睁开双眼望向山崖,可却找不到那把长弓,看一眼依旧在感悟的三人,林洛转身离去,他知道这里并没有他想要得到的。

这片大陆很大,林洛并没有沿着之前的路去走,而是找一方向,径直前行,前方一道瀑布飞流而下,瀑布不大,但一道道七彩霞光围绕,甚是神圣。

瀑布下形成一个水池,水池清澈见底,其内有鱼在畅游,不过神奇的是,即便是那瀑布经久不息,但这水池却不见满,更没有水溢出。

水池一侧一株藤蔓引起林洛注意,这藤蔓密实,相互缠绕在一起,藤蔓相互攀爬向上,而后又自行垂入到水池中。

藤蔓中间像是缠绕一物体,上前几步,这是一心脏形状的物体,但这心脏又明显太小,仔细观察,这心脏明显在有节奏的跳动。

这节奏林洛熟悉,在龙族与龙启大战时,他曾听到过这般心跳声,“难道龙启与妖皇有关系?”

“这瀑布,这方水池是由至纯灵气形成。”

林洛扭头,却是氐人族的女子。

这女子依旧冷冽,靠近水池,伸手去触碰水,但却是水中捞月,而后又起身,看向藤蔓道:“妖族自古便有一传说,妖皇在上古时期为了讨其妻子欢心,曾到昆仑山去寻了一块奇石,同时带回的还有一根藤蔓,藤蔓早已干枯,但随后却是复活,更是在其上生出一心脏模样的东西来,据说这是昆仑山的人赠与妖皇的,但具体有何作用,除了妖皇却是无人知道。”

如此这般说确实印证了小乌龟的话,妖皇曾经确实去过昆仑山,并且和昆仑山肯定达成了某种协议。

氐人族的女子看着这瀑布怔怔出神,“我知道你定是觉察到了什么,但这一切都是妖族的事,劝你不要涉足太深,不然你死了,我亦是无法存活下去。”

林洛一愣,这是什么话?他的生死和这女子又有什么关系?

氐人族的女子再次看一眼这方水池,恋恋不舍的离去。

林洛也不再逗留,转身离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