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元灵法则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千兵(下)

元灵法则 心忆添翼 6150 2021-04-08 14:11

  

  范围之内的人力量被强行剥夺,一眼望去,视线之中的天地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这一刻,他们仿佛就真的如同蝼蚁一般。

天空之上,千兵坠落,他们这边有人在其“轰炸”的范围之内。

望着从天而降的“巨型”神兵,轰的一声鸟兽四散,仓皇逃窜,但不论他们怎么跑,也跑不过神兵的范围,人直接给碾成了碎片。

其他人自然不知道他们是一个怎么样的感觉,那是绝望的,如同蝼蚁一般,直面死亡却怎么也跑不掉的那种绝望感,成为了他们生前最后的留念。

面对神兵天降,他们只得再一次施展手段,全力的防守。

身体再一次遭受重击,跟刚才来自浮屠的撞击相比,这一次没有那么的强烈,可他们依旧有种阻挡不住的感觉,这跟之前的就毫无差别吗。

所有兵器在三息之内全部坠落,悬停在上空的,看上去空荡荡的金属阵图,此刻就像是黑色的金属匣子一下停在空中,下一刻,瞬间重新拼合在了一起,一声金属的脆响,黑色的的金属阵图之上出现裂痕,然后瞬间弹射而出,化作细小的飞刃从天空降落。

而千兵浮屠,也是直接跃了下去。

巨大的吼声化作阵阵的音波传来,千兵浮屠看了一眼,“哎呀,把你给忘记了呢。”

说的是被星晓豪用锁阵压制的龙魔,说起来,龙魔的本体紫迅不知道在空间的另一边怎么样了,道天姬不知道要怎么对付他。

“它交给我。”

星晓豪那如同天地之音的话语落入他们的耳朵之中,缥缈似幻,好似仙乐一般。

“木问题啊!”千兵浮屠一下转过头不管了。

封言本来也没打算管,他的状态本来就是极差的。

倒是君亦寒没有回答,当时在麒麟位域跟龙魔之间的短暂交手,让他铭记于心,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想亲自跟龙魔讨要回来。

跟千兵浮屠出自同一族的胡剑,被落在自己身旁的,出自浮屠山的神兵吓了一跳,然后立刻心跳加速,脸上出现激动的红润,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关注到他,连滚带爬的跑过去。谁叫刚才被千兵浮屠吓破了胆呢。

胡剑来到那剑的旁边,伸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目光带着某种虔诚,伸出手就想将剑拔走。

可是,在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它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立刻跳了出来,一下挥手直接将胡剑的手给拍开了。

明明是小小的身子,可是手劲却非常的大,胡剑的手背直接被打肿了,手腕折断,看着那弯折的手腕,他愣了,然后猛然痛叫了出来,稍微吸引了一些注意。

现在都急的保命呢。

“哼,就凭你,有什么资格碰我!”一个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小孩子,拍开胡剑的手之后,双手叉腰,老气横秋的冲胡剑鼓着脸颊道。

虽然他不爽千兵浮屠将他们随便乱扔,但是他们尊重千兵浮屠的决定,所以也没有提出抗议。

胡剑抓着自己的手臂,疼的身体都在颤抖,明明只是一个灵念,怎么可能会那么的强。

浮屠跟冰雪不太一样,即使有着万千雪剑,神灵只有冰雪一个,而且还是固定力量,契约主的力量与神灵本身的力量之间并无太大关联,但是浮屠不一样,尤其是这些被分出去的浮屠灵念,使用者越强,他们就越强。

所以说,为什么这些灵念能一下将他的手腕打断,这个主要还是因为千兵浮屠够强。

“怎么,想要带走它?”一个声音突然在胡剑的耳边响起。

胡剑猛然转过身,满脸的愤懑,“千兵浮屠!”

“喊大爷我干嘛?”千兵浮屠一脸冷笑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胡剑大声的质问道。

千兵浮屠一下觉得自己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

千兵浮屠笑的是越来越大声,浮屠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人,哪怕是他,也不是浮屠的所属者,只是搭档罢了,终有一日,浮屠还是要回到它应该在的地方。

“胡剑,首先,你已经登过一次浮屠山了,你没有得到浮屠的认可,那是你自己无能,可不能怪我,而且,你别说掌握浮屠了,你连拔上面的一把兵器都拔不动,这样的你,你还好意思说浮屠是你的?”

“既然你得不到浮屠的认可,难道就不允许别人?”千兵浮屠冷笑,“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哪怕是脸皮足以到天地无敌境界的胡剑此刻也是有些说不上话来了,支支吾吾的反驳道:“你本来不过就是一个废物,我们都没成功,而你却成功的得到了浮屠的认可,你要说这其中没什么可疑的地方我们才不信呢……”

越说胡剑就越激动,“你自己说说看,就凭你在族里的表现,谁会相信最终是你唤醒了浮屠之灵,而,而且你还掌控了千兵,你一定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的手段,不然你是绝对不可能掌握浮屠山的。”

“我可是师父崖弟子。”千兵浮屠笑了笑,解释道。

“对,这说不定也是你耍手段进入的,如果你这种废物都能进师父崖,那我也能进,或者,或者所谓的师父崖,也不过就是沽名钓誉之所,根本就……”

胡剑的话还没有说完,两道链刃直接贯穿了胡剑的肩膀。长长的铁链就那么生生的贯穿过去,狠狠地钉在地上,锁链一下绷直,胡剑一声惨痛的叫声,然后被瞬间拉到了地上,千兵浮屠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面目冰冷而狰狞。

不论他们怎么说他,说他是废物也行,说他是侥幸也罢,怎么说都行,他都不会生气,但是,唯独不能说师父崖,在师父崖弟子面前说任何师父崖的坏话,那是找死,不论是哪一个师父崖弟子,都会与之不死不休。

不远处的胡杨戈眼神巨变,着急的喊道:“千兵浮屠,你住手!”

千兵浮屠根本没有听他,狞笑的脸缓缓靠近胡剑,“我不防告诉你,千兵浮屠这个名字不是我的,而是浮屠的,在我掌握了浮屠之后,它拜托我使用这个名字的,我也要告诉你,不管你们之前怎么认我,现在,我是千兵浮屠,我是浮屠的契约者,废物,是你们。”

说着,脚便离开了胡剑,就在胡剑以为千兵浮屠准备放过他的时候,一把刀直接斩了下来,胡剑都没有反应过来。

“铛”的一声巨响,千兵浮屠笑了一声,“哎呀呀,真不愧是族中受宠的孩子啊,还有你们跟随,不错,不错。”

一句话,道出了心酸。

挡住千兵浮屠一刀的盾牌轻轻打开,后边的人缓缓站直身体,稍微查看了一下胡剑的伤势,随即目光清冷的看着千兵浮屠,冷淡的说道:“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残害同族,是要被处以极刑的。”

“之前他们蹉跎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站出来替我说话呢,不过算了,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我都当他过去了,我这个人啊,好说话,但也死心眼,师父崖是我的师门,我的家,辱我师门,不论是谁,我将他挫骨扬灰都不为过。”千兵浮屠冷笑道。

“亲疏不识,你可知道……”

“师父崖才是我的家!”千兵浮屠毫不顾忌的冷笑道:“亲疏?对我来说,师父崖才是亲,你们,算什么东西。”

“你……”千兵浮屠的话让他是真的生气了。

那异样的金属阵图一下出现在面前,刚想冲过来的人被挡住,刚想绕道,前面的阵图瞬间形变,中间突起,层层机关变化,一杆长枪破界而出,他反应迅速,双手并拢,身子已经缩在了盾牌之后,下一刻,就被巨大的力道给震开了。

“哼!杨盾,现在,你们拦不住我的……”千兵浮屠冷笑,人直接被震飞了出去,长枪挥舞,在空中甩动,直接抽了过去。

杨盾总有一种感觉,自己的手臂已经被贯穿了,下一刻,侧方遭受重击,那盾牌上就已经出现了裂痕,杨盾震骇。

双臂分开,快速的后退调整,但他所想的事情并未发生,千兵浮屠并没有着急追上来,以致错过了最佳的追击时间,而且,谁曾想,千兵浮屠直接将手中的长枪给丢了出去。

手掌抬起,一面光滑的阵图出现,千机变形,就仿佛一条金属的银蛇一般在上面浮现游动,一下活动了起来,手臂一挥,所有的关节瞬间打开,银蛇节节伸长,化作一条铁鞭被甩了出去。

由金属串联在一起的铁鞭在空中飞斩而过,空气割裂,重重的落在地上,地面猛然破碎,四周的人瞬间被击飞了出去。

旋动盘桓的铁鞭瞬间收缩为剑,挡住来自侧方的杀招,身体微震,剑柄处出现一小型的阵图,收缩变化,似乎改动了什么,金属的剑身瞬间旋转起来,人直接被震开。

剑直接甩掉,一面阵图立刻竖在了前方,脚步迈开,手掌一掌拍了上去,金属的阵图瞬间被拍碎,破碎的金属附着,层层连接,一只铁爪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一下拍在了上去,顿时血肉模糊。

手臂垂落,铁爪脱落,金属的阵图再现,四周向内弯曲,就像是一面巨大的盾牌一般,顿时一声巨响,千兵浮屠冷笑一声,阵图层层解锁,向外的一面全部打开,里面的金属瞬间弹射而出,人直接给击飞了出去,留下漫天的鲜血。

千兵浮屠一脚迈过胡剑,那贯穿他肩膀的铁链一瞬间抽出,胡剑大喊大叫,这算是教训过了。

两条链刃在空中纠缠变化,阵图转瞬即逝,变化成了两个圆盘,剑刃在边缘瞬间伸出,圆盘旋转,瞬间化作两道旋刃,千兵浮屠冷笑,手臂挥动,直接给扔了出去,四周数十人被波及到了。

从空中散落的碎铁两片三片四片拼凑在一起,甚至独立成阵,那阵图就好似千变万化的机关匣一般,里面藏的兵器都不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

城墙之上的众人已经彻底的惊呆了,冰怡茹抓着妈妈的手臂问道:“那,那算领域还是小豪说过的那,那些界啊?”

白墨莲细细想了想,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不过要我说,或许两种都不是吧,……”

说着,白墨莲瞥了她一眼,“你才是师父崖的弟子吧,应该是我们问你啊?怎么反而你来问我们了?”

“我这真的不知道……”冰怡茹没有推卸,有关封言还有千兵浮屠的,她都不清楚。

封言的表现很奇怪,但更直接的震撼还是千兵浮屠,那,那真的是阵图吗?

“那,那真的是阵图吗?”紫玉欣也在轻声的询问虹龙守护。

可是,虹龙守护无人能为她解答,这阵图紫玉欣不知道,他们难道就知道了?龙族这么多年历史,他们也自认博览群书,可是,这阵图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元素阵图的实质化?如同机关一般的变化多端?好似千兵一般的武器?这,这真的是阵图吗?

不论是星晓豪的一人成阵,还是封言的言出法随,亦或是千兵浮屠的实质性阵图,全部超过了他们的所见所闻。

这,就是师父崖弟子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